美联社称汶川地震所触发的NGO活动受挫
作者: 时间:2019-10-11

【5月1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报导)一年前的汶川大地震一度为中国非政府组织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但是这一机遇很快就因政府的压制而归于消失。

美联社9号就汶川大地震后中国非政府组织的处境发表长篇报导,报导的题目是:「政府让地震所触发的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受挫」。报导讲述了一位年青社区活动人士成立救援中心、募捐赈灾的努力很快受到政府阻挠的经历。报导说,中国领导层长期以来限制非政府组织,「不遗余力地防範这些组织,不让它们变成挑战政府权威的社会力量。」

中国维权人士邓太清在接受电话採访时讲述了汶川地震后中国非政府组织的现状。他的讲述与美联社的报导大致吻合:

「汶川大地震之后,包括全国各地的民间组织,还有一些个人,自发的不断去灾区,去自发救灾。包括南京的一个最着名的民营企业家,在地震发生后72小时之内,就开出36台大型工程机械,赶往灾区,这是个人名义搞的。还有一部分佛教的、道教的、教会的各种团体组织不断深入灾区救灾,安抚民众,在心理上、物质上各方面给予帮助。但是,在当时一开始地震的时候,可能政府顾不过来,你们过来也可以减轻一些政府负担。当后来灾区的政府力量到达以后,政府就要接管这部分工作,就怕你们在这里趁机宣传自己的理念,扩大自己的影响。一扩大了影响,就把党的影响给排除了嘛。」

这位维权人士表示,中国经民政部门批准的30多万非政府组织大多属学术研究性质,其中有些是通过工商注册渠道登记成立的。他说,政府对非政府组织存有戒心:

「中国目前的非政府组织,根据学者专家的一些统计,300多万。经国家民政部有关部门正式批准的约有32万左右,大部分集中在学术研究会这类。很多民间的非政府组织在没有办法成立的情况下,就走了工商注册登记,当然这也包括在这32万里面,尤其搞环保的,搞艾滋病研究的,走工商注册渠道登记,不是走的民政部门,走社会团体登记的。中国对非政府组织一向控制很严。你要搞社会团体,首先得有主管部门。一般民间非政府组织要想找主管部门接纳认可你,这是很难啦。这种登记在现实当中也受到了很大的干扰。中国政府一再强调党领导一切,你非政府组织也必须纳入党的领导範围。你不在党领导範围,党对你始终存有戒心。有些非政府组织想推动中国的政治民主,这方面组织公开根本就不要想搞。」

湖北潜江市前人大代表姚立法说,中国宪法规定有结社自由,但是具体的法律法规又让非政府组织的成立难上加难:

「目前中国民间组织的空间很小,而且公民申请成立民间组织,门槛非常之高。宪法上讲有结社权利,但是具体到法律的时候,他又设了很高的门槛。比如说,要找个对口的主管部门认可,才能够到民政局去登记。官方掌控操纵的民间组织,当然还是有不少。带有政治色彩、维权色彩的几乎是不可能,因为中国现行的制度是一党独大、一党专制的社会和国家。在权力集团内,他们御用的理论家公开就讲,民间组织登记要是有鬆动,民间组织比较活跃,下一步实际上党禁就是不开而开。他要保证一个封闭的、被掌控的社会,假设要允许民间组织合法存在,那幺人民和公民会有新的思考。」

美联社说,难于遵循的规则和政府官员的猜忌使非政府组织捉襟见肘。由汶川地震触发的志愿救助热潮差不多已经消退。